傷心快餐

垃圾快餐可以不吃就不吃──這是以前。現在的態度,是只要方便,甚麼都好,有時間有心情才講究一下質量和情趣。
時間改變了我對垃圾快餐的態度,時間又好像潮水,有時帶回來浮在水面上的快餐垃圾。
很多人吃肯德雞都把皮剝掉,我每次看見都聯想起一個飢餓又無奈的眼神。那時候金鐘太古廣場美食坊有些東南亞人專門拾人家吃剩的食物充飢,我看見有個青年男子盯別人手的雞塊,無奈地看那塊被撕下來的雞皮。
快餐的地位很低微,但很實惠,在適當的時候也能帶來溫暖。在拍《周璇》的時候,張芝不時會替劇組一兩百人買來一桶桶的雞塊作點心,她的薪酬平均廿萬港幣一天,再多的雞塊也買得起,但那份對身邊工作人員的照顧心卻不是每人都有。
有一對夫妻鬧離婚,因為丈夫長期失業,妻子獨自到城市打工。有一天,丈夫帶才六歲的孩子,帶丈母娘去城找妻子,希望說服妻子回心轉意。在大街上,一家人拉拉扯扯,女人去意已堅,向男人說:「不離婚也成,你請我每天吃一頓肯德雞,連吃一個月,我就跟你回去。」女人拋下這句話以後,男人鬆了手,眼神中本來的激動逐漸褪色,女人乘機掙脫了衣服上剩下的兩雙手,掙脫了吃不飽的癡纏,跑進城市的縱深去。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