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 跤

前兩天,颱風來臨之前,應該下雨的天總是下不來,天氣越來越燠熱,人好像住在高壓鍋裏。就是因為天陰,所以中計了。我和老婆帶着兩隻大黑狗去附近的水塘游泳,來回走了兩個多小時,快到家門前,我站在樹蔭下想歇歇腳,這才發現身體裏也有一個高壓鍋,又悶又熱,身體裏如同有火藥要爆炸。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中暑,因為我只穿了一條短褲,一個赤膊光腿的大男人怎麼會中暑?回想起來,我們出門的時候正是中午,而且赤膊更容易中暑。在樹蔭下我開始覺得衰弱,繼續往前走,經過一條小路時,終於出了意外。小路已經坍塌破爛不堪,政府不願意修,因為是私人地,但「私人」是誰,又查不出來。我暈暈乎乎地被兩條狗一前一後地夾着走,這時候我腦子裏閃過那個有名的小說《異鄉人》,一個快被太陽曬暈的人,在無意識下,把另一個人殺了。而我就是在這個無意識的瞬間,腳下一空,摔了下去。在失重的一剎那,我想到的是怎樣保護自己的頭不要撞在硬石頭上,可是下身卻被重量拖倒,右腳小腿脛骨上被斷路鋒利的邊沿劃開。我掙扎着站起來,血像瀑布流到腳趾。傷口有一個中指長、小指寬,幾乎見骨,好像個笑得猙獰的嘴。我給傷口拍了照,拍完後發現血已經止了,於是不想上醫院,男人身上有個疤算個甚麼。第二天,老婆還是硬把我架去醫院,可是已經太遲,醫生說傷口已經開始發炎,錯過了縫針的黃金時刻。從此,我真的成了刀疤男。每天我在專欄中寫健康養生,可是自己卻失去了警惕,犯了最基本的錯誤。這實在是戲劇化。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