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金融大鱷》

觀看《華爾街》之前,我抱有保留的期望。期望,是因為這個金融題材很及時,去年發生在現實中的全球金融大災難,其過程簡直猶如恐怖鬼片,依然讓人心生餘悸。先是紙醉金迷、美女鑽石,然後美女變成厲鬼,更可怕的是,把美女變成厲鬼的是人們自己。這是驅使觀眾進戲院的潛意識,金融危機造成的恐怖還沒有完全過去,觀眾想進戲院重溫和宣泄心中的恐懼。這是期望。保留,是因為導演奧利花史東水準不穩定,除了《野戰排》與第一集《華爾街》之外,沒有拍過一部像樣的電影。觀影後感:他又浪費了一個好題材。
《華爾街金融大鱷》對白氾濫,應該演出來的戲都在對白中講完,沒有人物性格的起伏,演員好像會說話的面具,沒有豐富複雜的內心世界描寫,沒有高潮的鋪陳。很明顯,這個劇本不是按照這個路線構思的,所以,造成一部好看電影的應有的因素全部欠奉。那麼他是按照甚麼思路呢?明星本位。為了連戲,製作人先想好裏面一定要有老米高,但為了吸引年輕觀眾,必須加一個人氣青春男主角,而且戲份一定要多過老米高,重頭戲要落在他身上。主流電影按照這個先決條件去編故事本來無可厚非,但編得實在生硬。男主角後來去找老米高,求他幫忙與老婆復合,連起因都犯駁。男主角的外型也不像做金融的人。結尾是為了堆砌溫情而生生地貼在上面的。可以看得出,導演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是拆了東牆補西牆一般的勉強。老米高是位出色的演員,近年來沒有遇到過好戲本,聽說他患了癌症,我也替他難過,畢竟,是看着他在銀幕上從年輕變老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