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杯與人字拖

很久沒有聽人說「蓮花杯」了。蓮花杯就是紙杯雪糕,分大杯的和小杯的兩種,價錢忘了。吃蓮花杯是一個幸福的回憶,能夠吃得上大的,是幸福加幸福,如果現在也這麼容易滿足,世界就太美好了。還有更大的包裝,叫做雪糕磚,包裝很簡陋,只是粗糙地包在一張硬紙皮裏,打開的時候一定會把紙盒拆爛。講起雪糕磚眼前就浮現這樣的畫面:雲呢拿與巧克力混合的味道,一格奶白色,一格巧克力色,巧妙地珠聯璧合結成為一塊美味的雪糕磚。牛奶公司有流動的雪糕單車,單車頭是一個大冰箱,平日裏,好像魔鬼的使者一般,或停放在學校門口,或停放在騎樓底。那時候,除了雪糕、雪條,還有一種叫「啫喱」,裝在類似避孕袋的東西裏,當然那時候不知道有避孕袋這種惡物,所以,津津有味吮食的時候,也不會影響胃口。至於汽水,除了可樂與百事,還有類似味道的沙士與歌喇,橙汁汽水有綠寶,綠寶的瓶子比起別的牌子纖細。喝汽水一定會配一支麥管,麥管是紙筒外面包一層蠟。後來學會了不用麥管,直接仰起頭把汽水倒進嘴裏,那是追求形象的酷,是受了班裏的調皮小朋友影響,也是溝女的開始。
最近人字拖鞋搞了個滿城風雨,醫生教授輪番上電視,論述人字拖對健康的壞處。我家八兄弟姊妹穿人字拖長大,那時候叫日本拖鞋,在成長的煩惱裏,人字拖帶來的只有舒適。不久前,又再穿人字拖,腳趾間的「人字」斷了,我看一眼留在窟窿裏的那粒膠頂,突然想起在從前,同樣的情景不知出現過多少次。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