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妹的威武

剛剛搬進郊區不久,我們識時務地意識到,誰是這一帶的話事人──黑妹。她是隻目光犀利,體型不大的唐狗。
初次在路上碰到黑妹的時候,秋田才是三個月的 BB,她投向我們這些外來者的目光比寒冰還冷。那時候我們還是大驚小怪的城巴佬,黑妹的野讓我們暗中發怵。是老婆先發現她聽得懂廣東話,一位回家的村民衝黑妹大叫:「黑妹,返去啦!唔好蝦 BB。」黑妹果然掉頭回去。從此我們便怯怯地試着和她套近乎:「黑妹,吃飯沒?」「黑妹,越來越靚啊!」……逐漸,黑妹盯着我們的眼神開始變得柔和起來,我們也以為她已經接受了秋田,其實放鬆警惕的只是我們。
很快黑妹做了媽媽,一夜之間她變得充滿了攻擊性,看見狗經過,她會不加思索地衝出來咬。我還是不提防,以為黑妹總會給我和秋田讓一點面子。有一天,我獨自帶秋田走過她的領地,黑妹從眼角打量秋田,我舉手向她打招呼:「 Hi,黑妹!」秋田走過去友善地和她行碰鼻子禮,頭頂上的樹葉瑟瑟擺動,就在這一?那,黑妹突然撲倒了秋田,小秋田那時候已經發作腿病,倒在地上只有哀鳴的份兒,我緊張地大聲喝止,在這當下,黑妹做了一個非常意料不到的動作,她用屁股對着我們,大搖大擺地走到路中心,好整以暇地背對我們蜷卧在地上,她的身體語言非常清晰:「來爭奪地盤的可疑者,我鄙視你。」她顯示了不可動搖的霸主地位,剩下的是表現寬宏自信,而毋須再咄咄逼人了。這個黑妹有威武而懂得適可而止,我對她更另眼相看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