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鄰居是菩薩

讀者來信詢問治療各種疾病的偏方,其中問得最多是膽結石的自然療法,這裏附帶一句,不是所有的病都有偏方,偏方也不可能盡治同一類病。讀者來信中申訴各種病的痛苦,希望都能夠提供偏方,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每逢接到求救信,我心裏都千斤重,但願我的鄰居是菩薩,是耶穌,我去敲敲門,就可把讀者的求救信都塞進他的信箱裏,讓他一發功,便把大家的病痛都解除了。自然療法,或者「祕方、偏方」,都得來不易,是偶然性多過必然性,所以無從追求,得到之後我還不敢隨便拿出來,特別是那種吃進肚子裏的東西,總要經過再三查證、再三推敲。我自己也有多年鼻炎,長日整夜鼻子後面都有液體流下,沒有鼻涕,無味無臭,堵塞在呼吸道與咽喉之間,這個症狀加劇了我的睡眠窒息症。鼻炎和睡眠窒息症在中西醫都屬極難根治,我曾到養和醫院做檢查,主診醫生建議我開刀把吊鐘縮短,但先申明,吊鐘還有可能重新長長,所以只是治標。在與這位專科醫生的傾談中,我發現他也有嚴重的鼻敏感,我問他鼻敏感要怎麼治?他無可奈何地扁扁嘴,說根本無法根治,而他自己正是耳、鼻、喉的專科醫生,還長駐在香港一流的醫院裏。結果我花了一堆錢,甚麼都沒有做:為甚麼要花錢去買個治標不治本的自殘行為?但我也學到一點知識,原來吊鐘的用途是讓人喝水的時候不至於倒流。新加坡有個醫生把一位朋友的吊鐘割了,從此以後,這位朋友每逢喝水就鼻子嗆水。醫生是菩薩心,菩薩心不要變了搵錢心,利用病人的痛苦搵錢。明天講去膽石的自然療法。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