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怎麼想

搞政治的人與做導演的人是兩種性格。搞政治的人,真正的意圖藏在內心,而做導演的人,卻會注意到一些蛛絲馬跡,從而推斷對方在想甚麼。編劇與小說家都這樣思維,這叫編故事。近日,中日之間發生很多事,我們隨便說說,權當編故事。釣魚台撞船事件後,中方停止兩國高級官員的會面,但兩國總理卻在某場合「意外」碰見,場中佈置「意外地」適合元首們會見,也「意外地」有繙譯在場。儍豬才相信這是個意外。中日之間,政府向來有默契,採取的是亞洲人獨有的暗示文化,而骨子裏是認定了要相互給面子。詹船長被日方扣留,船長的祖母「適時地」病危,又「適時地」去世,這是中方為了給日方一個下台的機會,讓對方可以憑人道主義的藉口放了船長,這樣,雙方政府都對人民有了交代,自己也顧全了面子。中國在外交方面一直都很講究策略,這個態度,從延安時代已經開始。如果詹船長的祖母真的去世,他踏上國土的第一件事,應該是披麻戴孝去墳前拜祭,以忠孝之情抒保 衞領土之志,怎麼只會忙着回家慰妻、隨鄉俗跨火盆、吃 麪線?既然骨子裏有中國人的傳統,又哪有不以孝為先之理?至於為甚麼日方不接這條線,中外都已經有大量評論文章。既然講古就講到底:日本欠中國人一筆血債,國共兩黨為甚麼都對日本寬容禮遇?這個態度現在仍沒有改變,兩國總理見面後,釣魚台海面上的兩艘中國漁政船主動撤離。因為日本曾經給了中國一個大面子:孫中山把日本人請進了東三省,作為援助推翻滿清的條件,為了維護中國人的「國父」面子,日本人始終沒有把孫中山的文件公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