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C不夜之謎

中環 IFC大廈夜晚永不熄燈,陳小姐很不理解:「為甚麼香港這麼不環保?」陳小姐剛從國外念書回來,不久後,她投身金融界,公司正好設在 IFC,於是她發現了 IFC的不夜之謎:加班。歌劇《圖蘭朵》裏面有一首名曲叫「今夜無人入眠」,金融從業者卻是夜夜無人入眠。以陳小姐為例,早上七點到公司,半夜一點回家,馬上又要上網,因為歐洲股市傍晚開始,每天睡眠不足四小時。 IFC樓下,半夜十二點後,總是排滿了的士通宵等客,一個個艷女半夜三更摸上的士,披頭散髮,臉上的化妝溶溶爛爛,像鬼一樣。睡不好,飲食也不正常,三頓快餐,或者不吃,最普遍的是餓到下午兩點,買個飯盒,帶到辦公室,一面打電腦一面吃,一直吃到晚上。長期在室內見不到太陽,呼吸的空氣永遠不新鮮,身體嚴重缺乏維他命 D。就這樣,陳小姐憑着二十多歲的身體拼了兩年,臉上開始長出濕疹,只要壓力一加大,臉上就濕疹怒放。
我接到很多信,都是二十多歲的女性寫來詢問治療濕疹的驗方,這個方我還沒有找到,但有一點肯定:濕疹與大多數的皮膚病,都與情緒有關。 08年金融風暴後,金融界每五個人中炒兩三個,工作變得更多,早走也沒有用,明天處理滿桌文件的還是自己。也是在 08年後,多了乳癌患者,乳癌也大多是情緒鬱結而引起的病,從前得乳癌的很多是生意失敗,或者老公包二奶,現在得乳癌的,大多是金融和會計的從業者。我老婆的一個朋友,才二十多歲,手掌上長了個腫瘤,還有個名堂,叫「良性腫瘤惡性行為」,因為這個腫瘤會全身跑,她也是從業金融。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