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可愛的東坡

前些日,說「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是蘇東坡的佛偈詩,其實不盡然。自南宋以來已經有兩種解釋,一種是蘇東坡戲弄他的好友龍邱居士怕老婆,一種還說是佛偈,佛家將「獅子吼」比喻為破妄現真的當頭棒喝。這句詩的前文是:「龍邱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然後接回文首兩句。龍邱居士與蘇東坡皆好佛,喜歡辯談佛家的空有說,這兩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當然不會滿足於清茶淡禪,肯定論的是酒肉禪,但只喝酒又有點乏味,龍邱居士平日喜歡朋友,又喜歡飲酒談禪聽聽音樂,但從前又沒有電唱機,於是便按照當時人的習慣,在家裏養幾個歌手,叫做「畜聲妓」,在客人案前唱歌助興。但龍邱居士的老婆是個兇妒悍婦,每每用灶堂中的撥火棒一面敲東牆一面駡街,把賓客全駡走為止。這個東牆便變了河東,佛家的獅子吼便成了悍婦之吼,禪堂中的當頭棒喝便成了悍婦打老公手心的拄杖,被打完後還不醒悟的茫然禪者,便成了被老婆打得發呆的龍邱居士了!這是為既愛談禪論佛又怕老婆的龍邱居士度身訂做的詩,蘇東坡的縮骨抵死可見一斑。
蘇東坡當時已經被貶到湖北的黃州,這裏的豬肉很便宜,他便在晚上把豬肉烹調好,第二天當早餐吃,「東坡肉」就是這樣來的。他是得罪了朝中貴人,但又不敢直說,便在詩中把自己比喻為一個修道修到頭髮白,都未得正果的凡人,以下便是河東獅子吼前的首四句:「東坡先生無一錢,十年家火燒凡鉛,黃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鬢無由玄。」已經過了十年流放無家的苦日子,傾家蕩產,鬚髮俱白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