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坐與趺

昨天的「東坡自我維修法」中,還有幾個動作。在梳髮之前,摩擦後頸之後,「摩擦臍下」,用左手或右手掌心摩擦臍下小腹至發熱,然後「腰脊間」,即雙手掌心在身後腰背間上下摩擦至發熱,「最後按揑鼻數次」,好像做眼睛操一樣,用雙手食指及中指擠壓鼻兩邊的神經,然後梳髮百餘次結束。
這是東坡起床後,盤坐在床上做的。盤坐毋須好像菩薩坐禪一樣趺跏而坐,趺跏很難,有的人天生便懂,我怎麼也學不會。我靜坐時隨便兩腿一盤便是,在屁股下墊一個枕頭更舒服。我有一位好朋友出家了,他開始時也無法趺跏坐,時間一長又痠又麻又痛,如酷刑一樣。但這位朋友心很虔誠,而且意志力超強,他在寺後挖一個洞,他在洞裏趺跏坐好後,請師兄弟把土重新填上,把他的下肢完全埋壓在土裏,讓土的重量壓鬆他的腿關節,當腿越來越痛,身體不停叫救命的時候,他讓自己的意念保持清醒,完全不向身體的慾望投降。我們常說「苦行」,但不知其意,這便是苦行的一斑。但他的出發點很單純:「出家人不會趺跏而坐,說不過去。」後來他不但會趺跏,還把自己關在禪房裏,一坐坐了幾年。他現在已經出家二十年,成為禪宗的一位掌門人,但生活依然清貧,從來沒有聽過他為自己籌錢蓋寺廟。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