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詩人

我的身邊也有一位出口成詩的朋友,「宋詞」就是他的名字。宋詞年輕時踩單車全國旅行,途中遇到搶賊,他有辦法把賊也變成朋友,大家對飲三盅,啥事都沒有。人家說,秀才遇着兵,有理講不清,他不執着個「理」字,卻強調個「情」字,把賊都感動。詩人的世界觀與一般人很不一樣,比如我們一起去看古董家具,看到一個一個成單不成套的古老椅子,覺得美則美矣,不過遺憾,因為無法用在飯桌邊,宋詞卻會一張一張看過去,說「看它們長得一個一個不一樣,不也很好嗎?」你想一想,對啊,每一張椅子都手工精美,而且帶着時間的痕跡,身後還各有自己的故事,何必執着必須成套的俗念?我們看鏤空雕花板,贊嘆匠人在它們身上花的功夫,暗中盤算它們的價值,宋詞會突然冒出一句:「從前的人珍惜時光,把美好的日子都雕上花。」你回頭想想,果然是,如果不熱愛生活,花時間雕花做甚麼?我們都活在油鹽醬醋、衣食住行的真實世界裏,能夠站高一點看人生,便能看到詩人眼中的世界。
宋詞愛朋友、愛酒、愛詩,人家問:那老婆排第幾?他說老婆排第四,因為我的老婆是朋友。老夫老妻朝夕相對,在鍋碗瓢盆之間還能變成朋友,那是何等情趣?有一天,妻子為子女的教育心煩,宋詞想了想,安慰妻子:「心懷東風十萬里,不信人間有寒枝。」夫妻慪氣、心煩子女,都是常人生活的一部分,但詩人總能在生活的浪尖上踩浪板,不說愁,只說秋,待得風平浪靜,又是一個艷陽天。
站高一點,退後一點,平時多說謝謝你、你辛苦了,就是能改變命運的詩句。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