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錯就錯也好玩

「狗皮膏」是治風濕用的,是個古方,有沒有用不知道,但無論如何,現在已經沒有人用狗皮做膏藥了。為什麼要用狗皮做風濕膏藥?取狗皮沒有汗腺,再熱的天,狗也只好從舌頭上排汗,所以狗皮是密不透風的。古人注意到狗的這個特點,狗便遭了殃。我們駡人胡說八道,「狗屁不通」,其實本應是「狗皮不通」,不知不覺「狗皮」變了「狗屁」,改了一改,駡得更過癮了。
養了狗之後,才知道狗原來真的會放屁,而且很臭,好像放原子彈一樣,「王八蛋」也是駡人話,由於「王八」是烏龜的意思,我一直以為是駡人「龜蛋」,其實應該是「忘八端」,「八端」是孔夫子的「忠、孝、悌、信、禮、儀、廉、恥」,連這八端都忘了,還是人嗎?看得出古人的純樸正直有文化,連駡人也不帶髒字。「不到黃河心不死」,本應是「不到烏江心不死」,項羽有勇無謀,被結拜大哥劉邦迫到烏江邊,還能不心死?後來斗轉星移,「烏江」為什麼變成「黃河」,那就天曉得了。「三個臭皮匠,一個諸葛亮」,原來應該是「裨將」,「裨將」是古時候的副將,大將軍只有一位,但裨將可以有幾個,「裨將」叫到後世變了「皮匠」,應該是叫着好玩,所以取其諧音吧。「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本應為「嫁乞隨乞,嫁叟隨叟」,乞是乞丐,叟是老翁,這句話到了香港,在雞與狗之後又多了「馬騮」,「嫁隻馬騮隨山走」。本來的「乞」與「叟」,語氣中透着無奈與淒涼,當變成雞狗與馬騮之後,卻反而顯出隨遇而安,聽天由命的浪漫。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