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光迤邐蘇東坡

蘇東坡在杭州做刺史時,大概是他一生中最風光迤邐的時候。在杭州當官,決然少不了遊西湖,老蘇把好友都招呼來,每條小舟上還邀有歌妓,暢遊一天後,岸上的馬伕早已經把馬匹洗刷乾淨,待主人們上岸後就扶他們上馬。老爺官人騎馬,歌妓們也騎馬,每人都錦衣秀服,穿金佩玉,待浩浩蕩蕩回到城中已是傍晚,在地上牽馬行走的馬伕和家僕們於是點起燈籠,在暮色初臨,尚有微光的時候,馬蹄嗒嗒穿過鬧市,在行人驚詫欣羨的目光中,首飾環佩叮叮噹噹,從遠而近,又從近而遠──何等美麗的電影畫面!
蘇東坡曾經指着自己的大肚腩問兩位侍女:「這裏面裝着甚麼?」一個答云:「滿腹經綸。」另一個則道破玄機:「滿肚子的不合時宜。」老蘇肯定在人前人後批評當朝宰相王安石,連侍女都感覺到他處境的危險。他曾在押解途中企圖跳太湖自殺,史家指出,如果他死了,他的幾千篇錦繡文章,幾百首詩詞,連同他的東坡肉,都永遠大江東去,不見人間了,所以是「中華文明難以想像的慘痛損失。」有朋友希望能一睹「東坡先生無一錢」的全豹,是這樣的:「東坡先生無一錢,十年家火燒凡鉛。黃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鬢無由玄。龍邱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誰似濮陽公子賢,飲酒食肉自得仙。平生寓物不留物,在家學得忘家禪。門前罷亞十頃田,清溪繞屋花連天。溪堂醉臥呼不醒,落花如雪春風顛。我遊蘭溪訪清泉,已辦布襪青行纏。稽山不是無賀老,我自興盡回酒船。恨君不識顏平原,恨我不識元魯山。銅駝陌上會相見,握手一笑三千年。」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