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杯酒退三賊

(續昨)那個老婦人把酒送來後便低頭走了。三個賊開始輪番給宋詞敬酒,宋詞明知這三個賊虛情假意,但也把他們順着毛捋,一邊「哥們、姐們」叫得熱乎,其實他越喝心裏越雪亮:這三個賊是看他長得魁梧,有點怵,想先把他醉倒了然後才動手。要知道,對宋詞而言,喝白酒不可怕,酒精濃度再高也可以來兩斤,但是白酒混啤酒,那可是三杯就倒。宋詞不知道往下會怎麼發展,他只能把眼前的局面力所能及地維持。當時是八九民運剛過去不久,宋詞的肩膀上戴了個黑紗,話題便從這黑紗講起,講到動情處,那個年輕的混混把黑紗奪了過去,說「讓老子也戴戴!」宋詞心想,我自家的東西一伸手就變成你家的了,往下還有個好嗎?
話鋒一轉,宋詞開始給幾個賊講述路上遇到的事:唐古拉山上的冰雹、戈壁灘上幾乎渴死時天上掉下來一個白籽蜜瓜……一個個稀奇故事講過去,把三個賊聽得眉飛色舞,但宋詞也在暗地裏使勁,沒讓這三個賊少喝。他發現那個女賊和年輕的男賊一直在吵架,聽來是情色糾紛,宋詞便用好言好語安慰那個女的,只管把那女賊說得抱頭痛哭,然後宋詞說:「姐,不如你先回家吧。」那女賊果然掩臉起身,頭一甩,奔出門外。三賊去其一,宋詞心裏一鬆。這時候酒意已經上頭,如果像往日在家,宋詞早就醉倒,但在那一刻,他可是萬萬不敢醉,就在死命硬撐的時候,那個年輕混混卻先醉翻在地,酒猶如雙刃刀也,宋詞大樂!剩下一個老賊,再與他乾幾杯,老賊也天旋地轉,一頭扎在床上。宋詞於是便遠走高飛無處尋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