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薑乳飯丸

我曾經戲說,如果蘇東坡與我生於共世,一定玩得很好,因為興趣多相同。與一個歷史人物的興趣有相同之處,這是個很浪漫的概念,就順着這條偶然發現的林蔭幽徑繼續信步而行,往下新的發現,令我幾乎跌一個踉蹌:老蘇不但與我一樣喜歡搞搞養生,還喜歡收集藥方,更奇者,我自創了生薑生蒜怪物飯,他卻發明了延年益壽薑乳丸!但比起怪物飯的原始粗糙,老蘇的薑乳丸顯得更精緻,他是這樣介紹的:取生薑汁貯於器皿中,去掉上面的清黃液,將沉積在下面的白而濃的部份陰乾為「薑乳」。薑乳怎樣吃?老蘇說:用薑乳蒸餅,或者搓到米飯裏。老蘇也是把薑與飯混在一起吃,奇哉!但老蘇不愧也是一位美食養生家,他把薑乳飯搓成「梧桐子樣丸」,每天用白酒或米湯送服十粒。梧桐子有多大?從一顆胡椒粒到一隻蛋黃大,在中醫藥論壇中,這個問題好像沒有什麼定論。但如果我是老蘇,斷不可能把十粒蛋黃大的丸子一口吞下,從常理推斷,像黃豆大小差不多了。中醫說,冬吃蘿蔔夏吃薑,因為薑性熱,而冬天容易使人胃熱,像老蘇這樣吃薑乳飯丸,則一年四季也適宜。
我也攪清楚老蘇的酒量了,他說,「予飲酒終日,不過五合」,十合為一升,即半瓶酒,從前的酒度數不高,大約與現在廣東米酒差不多,這酒量對我而言,又是一個巧合!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