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腳神

「雞手鴨腳」是形容人笨拙,換成四川土話便是「雞腳神」,雞腳神者,連雞手鴨腳還不止,還要是其中之「神」。我便是雞腳神,平日在家裏總是打爛杯打爛碗,買來稍微好一點的水晶杯,我起碼要打爛幾個,至於摔跤,自殘,更是家常便飯,以致身上總有說不清來歷的傷痕。這六個月內,我「雞腳神」了三次,先是不小心被家中的秋田咬了一口,犬齒把指甲都咬穿了,由於傷口在指甲下,連擦藥都不行,只好用清水沖一沖就算。我耐心地等待受傷的指甲長到指甲邊緣好把它剪掉,由此,我發現了指甲生長的速度:一片指甲從指甲底端長到邊緣需要五至六個月。在這個過程中,我又重重地摔了一跤,右腿脛骨上被狗牙一般的斷水泥切面割開一個又深又長的傷口,前後去了三家醫院的急診室,得出一個結論,這個地方不宜縫針,打過破傷風針後,能做的就是每天兩次用酒精清潔傷口,現在的醫藥酒精對傷口沒有刺激,清潔後用紗布蓋住,最重要的是不能讓傷口化膿發炎。但其實這樣傷口好得很慢,後來肥艾迪介紹我用一種美國出的藥膏: Triple Antibiotic Ointment,藥房能買到,傷口的痊癒速度便快了起來。眼看手指甲和小腿的傷口都快癒合,我又在切洋蔥時把左手無名指連肉帶指甲切了四分之一,於是,腳傷的經驗和醫療用品再次派上用場。
做雞腳神不好玩,平日最傷人的正正是家庭意外,從此以後,再也不能有心急貪快的念頭。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