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殺手草天堂

讀者黃先生來信說,我文中的殺手草叫做「薇甘菊」,我連忙上網查閱,越看越不寒而慄:這東西原產中美洲,首次在中國被發現的地區竟然是香港! 1984年在深圳也被發現,到了今天,深圳濱海大道旁八萬多平方米的紅樹林,現在只剩下不到兩千平方米。這東西幾乎是見風就長,英文名翻譯過來叫「一分鐘一英里」,非常形象。殺手草攀上植物後能分泌毒汁,抑制其他植物生長,全部覆蓋其他植物後,植物便被它窒息而死,直至整片樹林都枯萎死亡。珠江口伶仃島上,四百公頃的自然保護區中,百分之八十的林木受到影響,島上的動物和鳥類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在珠三角一帶,殺手草造成的生態經濟損失約五至八億元,每年!對付殺手草的最好方法是人工拔除。
近年來,廣東、深圳、珠海都多次組織人工拔除殺手草,但收效不大,殺手草總是去而復來。香港做了什麼?香港什麼都不做,於是成了殺手草的保育場,一陣風吹過,便把香港的殺手草種吹回大陸。我家住的後山,山路兩邊自從秋冬以來,植物上全部覆蓋滿了殺手草,原來殺手草在溫度低於 20攝氏度時,便開始有性繁殖。一個月前,我還沒有注意到它們,現在已經是鋪天蓋地。在殺手草的原產地中美洲,有多達一百六十多種昆蟲和植物做殺手草的天敵,控制它們生長,可是在香港,殺手草只有零天敵。大陸的科技人員用田野菟絲子抑制殺手草,有很好的效果。香港有錢有人,在這場殘酷的自然保育戰爭中,是否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