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是好戲

《酒徒》不是一部主流電影,這其中的含義是,如果你看過了玫瑰牡丹的大紅大綠,《酒徒》提供了一個視窗,讓你欣賞淡淡的桂花香。這樣說了,你會以為《酒徒》是一部看不懂的悶蛋片,這又理解錯了。《酒徒》的故事很流暢,觀眾從一開始就進入到主角的世界裏,明白他的渴求,為他的命運擔心。《酒徒》的剪接很突出,剪接是純電影語言,剪接與眾不同,說明電影講故事的方式很不一樣。導演黃國兆是資深電影人,這是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從他的風格中,看得出他的沉着與自信。
電影很忠於原著,據說,原作者劉以鬯認為電影有八成捕捉到小說的神韻。張國柱演酒徒演得好,他有鮮明的道德觀,有明確的理想,但是存在的環境卻好像泥漿一樣,他在爛泥裏舉步維艱,明知快要沒頂,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這是個人被命運吞噬的故事,人為歷史而悲天,顧己而憫人,但心靈卻無比脆弱,於是詛咒自己,詛咒生活,結局明明無奈,但又可以預見。比起傑克倫敦筆下的生命強悍者,這是一個生活的失敗者。如果電影能夠在這個主題上再挖深一點,可能視野會更加寬廣。黃仁逵的美指與鍾有添的攝影極為出色,吳杰的配樂也讓人耳目一新。演員們都演得很好,蔣祖曼一人飾兩角,完全看不出來,真是一位好演員。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