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錢裏打跟斗

一個二十四歲的女人走進上海恒隆中心的一家名牌店,吩咐店員:「你們最貴的鋼筆多少錢?」店員把一支價值二十多萬人民幣的鋼筆拿出來,女人拿出信用卡,店員留意到是一張附屬卡,女人刷了卡便把筆拿走了。張先生是這家名牌店的老總,他說,這叫「報復性消費」,是個新的社會現象:大奶和二奶都不願輸給對方,所以鬥刷男人的卡。張先生說:「中國在這十年的經濟飛躍裏,催生了一批有錢人,也培養了一個二奶經濟圈。」他們店裏的皮包從幾萬到二百多萬一個的,幾乎都有幾個固定的顧客。有個三十一歲的女人,每次來都帶着一箱現金,店員猜她是外地人——上海女人比較低調,讓店員把無線刷卡機帶上,把貨送到家裏,——店員送這個年輕女人去停車場,其實是想看她開什麼車,果然車牌是寧波的。不久前, H店送來全球只有兩隻的限量版手袋,張先生已經在恒隆中心訂了展覽場地,準備展覽兩日,每日場租六萬。但這個寧波女人很快收到風聲,在展覽前走進張先生的店,要看這兩個皮包,皮包是鱷魚皮嵌碎鑽,實價三百九十八萬人民幣,一個。女人吩咐:「兩個都要。」張先生說,已經訂了展覽場地,可否先借出展覽,女人搖頭不允,說:「我現在就回去拿錢。」稍後,女人拖着幾個箱子走進來,張先生只好關上店門,讓全體員工一起數錢。要知道大陸至今最大面值的鈔票也才是一百元,七百九十六萬元要數幾個小時?為什麼不刷卡?為什麼幾百萬的現金隨便堆在家?這就是今天大陸社會的神秘一面了。交易完畢,店員又藉口送女人去停車場,這一回看到的,又是一輛新換的名車。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