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變成了電影

我很想看看小說《酒徒》怎樣變成一部電影。通常,電影,尤其是主流電影,先決條件是必須有一個有情節的故事,《酒徒》改編自香港號稱第一本意識流的小說,怎樣變成電影?這十分考功夫。譬如主流電影都習慣了類似連環漫畫一般的說故事方式,忽然來了一部電影,改編自類似抽象畫的小說,這個過程本身已經頗有趣味。《酒徒》也是一部十分有趣味的電影,觀賞時不但不枯燥,還不時笑聲不斷,故事大意是說:男主角在六十年代從上海到香港,他本來是文學作家習慣了寫深沉的文字,到了香港後,發現香港人愛看三毫子小說,文學作品沒有市場,開飯都成了問題,只好泡在酒瓶子裏過日子。我記得從前,家父有很多朋友都是上海文人,有時我跟家父去見這些叔叔伯伯,看見他們都習慣坐在餐廳裏為報社寫稿,即使叫餐吃也很簡單,通常都喜歡喝酒,喝茅台時最興奮,辛辣的茅台他們還覺得「不辣」,還要在酒裏加辣椒。他們見面都講上海話,嘰嘰呱呱,我一句都聽不懂。我們老家是蘇州人,嚴家淦按照族譜是我的叔祖,但從來沒有來往,只是按照祖宗排的名字輩分往上高攀而已。父親不鼓勵我們講蘇州話,說男人講蘇州話太嗲,還是學上海話吧。可是我到現在還學不會上海話,上海人嘲笑外地人不會說上海話,有首順口溜:「江北人,到上海,上海話,講不來,米西米西吃鹹菜。」
《酒徒》的導演是黃國兆,是一位資深電影人,《酒徒》已經在世界的影展上走了一圈,得到了觀眾的好評和喜愛。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