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林叔的微笑

記憶是很個人的,多年後的回憶,更是成了碎片,好像電影中的回閃鏡頭,一晃就消失了。但如果當時的印象很深,這個回閃鏡頭便總是會自動出現,歲月對它不造成影響,它會成了個人的一部分。
比如天林叔的微笑。
我第一次見天林叔的時候是在 TVB,那時候也是我事業的開始,我們在同一樓層上班,樓層很大,他在東端,我在西端,所謂見,只是在電梯前面有時交叉而過。看見他迎面走來,我當然知道他是名導演王天林,我恭敬地稱呼他:「天林叔!」他有些驚訝,那時我只是個青頭仔,也沒有人為我們介紹,但天林叔臉上很快便顯現出真摯的微笑,向我一面點頭,一面輕輕地回應:「哎,哎。」我看着他微胖的身體在我身邊走過,一條腿還有一點兒不便。在 TVB的三年中,我們沒有機會一起工作,但同樣的情景重複了幾次,我離開 TVB後,便再也沒有見過面,除了有時我在銀幕上看見他演出。
多少年過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多少次與我互相點頭,打招呼微笑而過,可是留在我的記憶片庫裏的,就只有這個微笑,他總是不時地在我眼前自動回閃,就好像只發生在昨天。我有時候會琢磨:這個微笑到底包含了什麼內容,為什麼會令我這個當年的毛頭小子不能忘懷?待我也在天林叔走過的名利場走了一圈,我明白了:那是藏在他的微笑裏的一份真誠。謝謝您天林叔,您留下給我一個永遠的微笑。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