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蟲記

家中秋田天生體弱,一隻正常小狗幾輩子才承受的痛苦,她在這一輩子全遭遇了。一日臨睡前,老婆發現她小便的地方有些紅腫,正當她準備為秋田塗藥時,看見紅腫處竟然有個手指頭大小的洞,老婆找來電筒一照,明晃晃的光線下,竟然發現傷口裏有兩條蠕蟲!
有人說,你最怕什麼,那東西便會來搞你,蠕蟲是老婆的最怕,半夜三更,眼前突如其來的景象,令她的頭髮都豎起來。碰巧肥艾迪在我家,他出自醫家名門,見過場面,斷定傷口裏還有更多的蟲,它們不但啃噬肌肉,還分泌出一種讓傷口無法癒合的液體。最佳的方法是開刀,但是家裏絕對不夠條件,我們僅有的工具是一些小塑膠夾子、紗布、棉球和消毒藥水,這還是我前一陣子摔破腿後,醫院護士給我的。小塑膠夾子的頭又圓又大,不是那種細細尖尖的夾子,很多時候明明看到了蟲,夾子一探進去,反倒把蟲又頂了回去。肥艾迪的鎮定快速地感染了老婆,「讓我來試試吧。」她說得竟然很平靜。她一手拿夾子,一手輕輕擠壓傷口,讓躲在深處的蟲子跑出來,蟲子很狡猾,會躲進肉中藏一會兒,所以夾一會兒,還要停一會兒,如此反覆,整個過程從深夜十點進行到零點,總共從秋田的傷口捉出了十五條蠕蟲!第二日,秋田紅腫的傷口已經縮小了一半,第三日已經幾乎不腫了,而傷口的那個洞也在一個星期後徹底癒合。
秋田知道肥艾迪和老婆救了她的命,不斷去舔兩人的手,以後幾天,老婆工作的時候也一直陪在她身邊,不時舔舔她的臉。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