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感應》

死亡對於生命有限的人類而言,是永恆神秘的話題。它是終點?還是另一次開始?活着的人不知道答案,死去的人或許知道,卻又無法告訴活着的人。奇連伊士活嘗試用鏡頭和故事,就他所理解的死亡,來與觀眾探討和溝通。對於經歷過與至親陰陽兩分離的人而言,這個話題很容易引起共鳴,每個人,無論曾經,還是將要,都無可避免的要面對這個人生課題。可是看過《通靈感應》後,我卻有些失望。因為作者除了表達出「我相信人死後會去到另一個世界」之外,並沒有增加更多故事的戲劇性。
就我看來,在「另一個世界存在」這個觀念的基礎上,可以衍生出更多的可能性,尤其在電影中。比如,失重的感覺是怎樣的?瞬間可以變化為一切的感覺又是怎樣的?在那裏,「人」是以怎樣的狀態存在的?等等。鏡頭原本可以帶我們去想像這些「活著時」體驗不到的感受,可是作者太誠實了,如同麥迪文飾演的主角一樣,雖然他是專業的通靈者,但當小男孩向他詢問逝去的哥哥去了哪裏時,他只有回答「不知道。」這份誠實損害了影片的神秘趣味,強調了生命的沉重感,正好反映了導演的生命觀,他似乎也在說,即便瞭解死亡也並不一定能更好地活着,所以作為通靈師的麥迪文因為不能像正常人生活,而覺得通靈的天分是種詛咒。影片中麥迪文的演繹完全是奇連伊士活自己的投影,沉悶多了些,驚喜少了些。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