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了白婆婆的薑

白婆婆以種菜為生,她的菜種出了名,附近上班下班、來來去去經過的路人,碰見在田裏勞作的白婆婆,總會掏出五塊、十塊請她留些菜,怕遲了婆婆把菜拿去市場賣光了,想買都沒有份。白婆婆每天穿一雙齊膝的大黑膠水靴,在田裏撒種、捉蟲、施肥、疏苗、拔草、澆水,她的笑容總是很有神采,陷在皺紋裏的眼睛閃閃發亮,說話時大大的嗓門把鳥雀也吸引過來。天熱的時候,她頭上頂一大竹帽,臉上的皮膚曬得黝黑發亮,天冷的時候,在單薄的衣服外加一件薄薄的小棉背心,她的衣服腰間,總是拴着很多紅色的尼龍繩,走過的路人要買菜時,她就從地裏現割下一把把的芥藍、油麥菜、大黃瓜……然後從腰間取下一條紅尼龍繩,一邊捆紮得結結實實,一邊從田壟間的水槽中慢慢踱過來,走到籬笆邊,挺直佝僂的腰板,把菜遞給路人。在買瓶水都要十元八塊的日子,五塊錢還可以從白婆婆的田裏買一大紮有機菜,我們叫她少給一點她不願意,請她多收一點她不要,抬頭看看周圍的世界,以為自己進了另外一個時空。我們不久前去她田裏買了一些薑,很嫩,個子很大,薑長得慢,要長成這麼大,起碼要一年。又過了幾天,我們聽說白婆婆的薑被偷了,一大片的薑田被挖得連草也不留。今年薑的價格是十六元一斤,白婆婆辛苦勞作了一年的地裏只剩下偌長的一片狼藉。在大陸曾見過小偷被打,我不忍,上去干涉,以後我大概不會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