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菜與客家人

《追源尋根客家菜》這本書中提出了客家人起源的這個有趣話題,我曾經推測,當時有一支北方的皇族為避難躲到贛粵閩交界的山區,到了第二代,已經忘記老家話。但在山區的原居民,為什麼叫自己客家人?比如我的老祖宗是西北的天水人,天水人到了蘇州就叫自己蘇州人,如果到了東莞,就叫自己東莞人。當時那些山區的原居民叫自己什麼呢?為什麼跟外來人叫自己「客家人」?我想,從以大吃小這個角度來推測,當時的山民從社會組織、經濟、文化、武裝力量等方面,都不如外來這支皇族隊伍,即使原居民的人數比皇族的大,但這支財雄勢大的皇族來到山區後,無形中把這個地方當成了自己的殖民地,只是殖民者隱去了本來的身份,叫自己做「客家」,本來的山民成了被統治者,隨着時間過去,山民也順理成章地叫自己客家人了。好像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香港人叫自己「英籍」,如果香港人沒有強大深厚的中國文化根源,一百年後,香港人都順理成章地變成「英籍」。山區很窮,按理,窮地方是長不出文化的,但客家人的文化水準並不低。
《追源尋根客家菜》這本書中記錄了一首客家山歌,生動地描寫了從前的生活:「種田人家實在窮,鐮刀掛起米篁空,屋下老鼠鬧搬家,灶堂裏頭睡貓公,那個愁來無妹愁,着件爛衫無肩頭,日裏換衫無衫換,夜裏洗衫無日頭。」流落到山區的皇族富不過三代,吃空了帶來的財產後,成了真正的山居客家人,幸虧還有從京城裏帶來的文化,記載了這一個心酸的片段。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