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一課

宋詞騎自行車環遊中國之前,用朋友的話說,「頗有白馬王子的份兒」,他的妻子也說:「宋詞當年的皮膚即使換了女孩子也是上乘中的上乘,早晨洗臉,陽光照在耳朵上,透着粉色的光。」結束了自行車環遊中國的壯舉,宋詞回到家中,朋友和妻子幾乎認不出他來。宋詞他長髮披肩,一身塵埃,皮膚被西藏高原的太陽曬壞了,黝黑的臉上覆蓋着一層痂。他的妻子又歡喜又心疼,哭成淚人。紫外線傷人,後來他臉上的痂掉了,但皮膚再也無法復原。
宋詞出門辛苦,家中妻子期待他歸來的心情一樣辛苦。宋詞白天翻山涉水,晚上睡背囊,借路燈的微光記錄沿途的經歷和體會,路過郵局時,便把書信寄回給遠在東北的妻子,這將是此生中一段最為寶貴的回憶,會化成血滲進身體中每一個細胞。妻子當時在中學任教,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到信件收發處轉,每次才看見信封,眼睛已經濕了,因為喜悅,因為思念,因為丈夫報了平安。有一次上課鈴響了,她失魂落魄地緊握着信封走進教室,學生們都已經知道老師的故事,這時瞥見老師手中的信,紛紛起哄:「老師,給我們念念吧!」妻子於是打開信封,悄悄把班房門關上,和學生們一起分享丈夫心中那一片寬廣的大地,滿教室的孩子們被感動得擦眼淚。
不知道那些長大了的孩子們如今是否還記得這一幕,但我相信,在那堂課上,孩子們心靈所感受到的內容一定比課本上的知識更加豐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