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毛線

我們的朋友雪芳從紐西蘭寄來新年禮物,是兩對手套,附上一張小字條,上書:「這對手套是我無中生有地做出來的:所用的羊毛採集自農場,把羊毛搓成線,用野外植物和水果的天然色素着色,再將五顏六色的毛線織起來,就成了這份小禮物。着色並不完美,手工並不精良,但盼在這個冬季,能帶給你們些許溫暖。」我很久沒有戴過手套,但雪芳的手套卻叫人的手很想往裏面鑽。她特地織了一雙沒有手指的手套,方便我這種以寫字為生的人也能為手保暖。又過了些時日,她本人也從紐西蘭回到香港,又帶給老婆一條自織的羊毛小圍巾,精緻可愛,老婆珍愛如寶。
每次回港,雪芳必來探望。第一是看狗狗,第二是看我們。這個次序沒有錯,和雪芳的友誼,是家中小狗秋田帶來的。我曾在文中提及秋田從胎裏帶來的腿疾,這篇文章被身在紐西蘭的雪芳讀到,她是愛狗之人,通過報社的電郵與我通信,那年回港,她千里迢迢地為秋田帶來止痛藥,我們的友誼因此結緣。後來我們才發現,雪芳原來是位手藝家,她對陶藝很有心得,喜歡從自然中獲取靈感,把收集來的葡萄葉直接燒在陶上做出葡萄葉碟子。剛剛過去的一年,她又學習編織,不但把羊毛打成毛線,還把家中兩頭大白狗的毛收集起來,打成狗毛線。我家的秋田才一歲多,但已經嚴重衰退,後腿不能走,眼睛半瞎,雪芳讓我們把牠的毛收集起來,以後也打成毛線,做一個紀念物。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