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瘋人院

在歐洲,人們很開放,天主在那落地生根兩千年,並不限制人們自由地、自豪地展示自己的身體。曾幾何時,歐洲是貞操帶流行的地方,現在大家崇尚的是自由淨的性生活。社會仍然譴責通姦,因為婚姻制度是受保護的,但社會也保護性工作者,因為人們明白自己的「弱點」。裸體甚至可以出現在廣告上,走入家庭,但社會譴責偷窺,譴責強姦,因為這種行為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歐洲是一個尊崇神性的社會,皇在那已做了兩千年的化工作,但歐洲也是一個尊重自己獸性一面的社會,他們很注意替自己製造出一個平衡與和諧的生活環境。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便造成社會的不和諧與不平衡。不尊重生活環境的和諧與平衡,等於在自己周圍拉屎,拉滿了一圈,把自己困在屎。社會是你我他的,大家都到處拉屎,到了這個社會堆滿了你我他的屎之後,要移民到什麼地方去?
大眾拍手,作為個人不一定要跟拍手。有一個人的專長是放屁,其他的人的專長是嗅他的屁拍手,很可愛是不是?但那是個瘋人院。
瘋人院有自己的邏輯。有一個人躺在床上唱歌,唱了一半後伏在床上繼續唱,問:為什麼要翻個身唱?答:因為我是唱片。
人社會化,不等於切斷我們赤子之心,成熟的社會,是一個照顧別人感受的社會。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