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水餃過美年

傳統上,每逢過年,有幾件事是一定要做的:買一盆金桔,圖個吉祥如意;在金桔樹上掛滿利是封,圖個利利是是、喜慶順利。母親會準備一個糖果盒,裏面有糖冬瓜、糖蓮子、紅瓜子、大白兔奶糖、杏脯……儘管這是為來家裏拜年的客人準備的,但往往孩子們會先把糖果吃掉一半。這種老式糖果,從前就不太好吃,現在大概愛吃的人更少,但在記憶裏,環繞着它們的時光是那麼的美好。
地道的廣東人在年三十的夜晚炸油角煎堆,「煎堆碌碌,黃金滿屋」,我們家是外省人,家裏的習俗是在年三十晚上包水餃。媽媽和姐姐們包,我們小孩子也湊熱鬧,包出來的餃子奇形怪狀,放進鍋裏,水還沒滾,餃子皮就散開了,煮成一鍋面皮肉湯。餃子上桌後,幾個小的擠在一處,想要從餃子堆裏找出哪個是自己包的,這當然不好找,若是找到一個特別醜的,大的就會指着小的說:那是你包的,誰包的誰吃。小的也不覺得委屈,把那個醜水餃用筷子撚起來,沾點醋便送進嘴裏。
媽媽喜歡花,年三十晚上還愛去花市逛,薑花與劍蘭比較便宜,便每種買一簇。水仙花也是每年都有的,後來媽媽不能親自去買了,我就去買。今年的水仙是老婆從廣州買來的水仙花頭,自己用小刀劃開了口後,泡在盤裏養大的,在過年前,成功地開了滿盤花。我把水仙抱到母親榻前,說:媽,水仙花開了,過年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