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搶鹽的那天

有個女人看見街上有很多人排隊,她趕緊也去排,不久以後,她身後也站滿了人,後面的人問她:「你在排什麼隊?」這時候旁邊有警察經過,那個先來排隊的女人問警察:「前面的人在排什麼隊?」這是香港搶鹽事件那天發生的真實的一幕,是我們攝製組美術指導的夫人親眼看見的,當時她也在排隊搶鹽!不過她知道她排隊是為了搶鹽,所以稍微好一點。
所謂「人嚇人,嚇死人」,無名造成的恐慌,會像水波一樣擴散,在心理學上這叫「集體歇斯底里症」。約莫二、三十年代,中國昆明發生過一起集體歇斯底里症,起因是有人自稱看見鬼了,然後說看見鬼的人越來越多,到了後來,全城都見鬼,城中氣氛又緊張又恐怖,這個過程歷經數月,後來由政府出面,請和尚道士做超渡法會,在全城灑淨,這個集體歇斯底里症才平息下來。
占士的女兒露比在北京工作,香港搶鹽的那天早上,她從北京打電話給占士,說北京超市的鹽都賣光了。下午,外母也打長途來給我老婆,說最好存一點海菜,比如海帶啊紫菜啊什麼的。傍晚,我在火車上看到「有線新聞」報導,才知道香港有人搶鹽,鹽搶光了就搶醬油,說「只要是鹹的都要」,惹來車廂裏看新聞的乘客一陣爆笑。晚上,夜幕低垂,我和老婆在飯桌上講完這則好笑的搶鹽新聞後,慢慢地,我發現氣氛沉重下來,我聽見自己對老婆說:「以後大概不能吃魚了。」集體歇斯底里是集體沒有安全感的結果,一時間,我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好像在發黴變壞之中。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