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秋田

春節前,小秋田還不到兩歲,後腿已經完全癱瘓,我們曾多次猶豫,是否應該讓小狗安樂,她已經失去生命的質量,因為我們的不捨而延續她的生命,對她究竟是仁慈還是殘忍?但當時,小秋田還展現着頑強的生命力:已經變得灰白的眼睛依然有神采;即便不能走動、叫聲變得嘶啞,每天依然用姿態和聲音傳達對我們早起的問候和夜歸團聚時的快樂;胃口很好,尤其嗅到廚房的食物時還總唧唧叫着,提醒我們不要忘記她,甚至還漫不經心地挑食。她還在努力地活着,我們又怎能放棄?
三月十五號,星期二,小秋田突然開始不吃東西,我們已經習慣了她的挑食,可次日,她還是不吃,我們以為她可能是腸胃不舒服,十五號十六號兩晚,小秋田睡得極其不安穩,不停嘶叫,老婆半夜起來察看,發現她竟然支起上身,拖着癱瘓的下身爬到大門口。十七號清晨,老婆突然叮囑家中傭人到花園的玉蘭樹下掘一個坑:「如果小秋田走了,就把她埋在這裏。」約十點,玉蘭樹下挖出了一個三尺來深的坑,這時,昏睡了一個上午的秋田突然微微抽搐起來,老婆餵她最愛吃的蘋果,她也只含在口中,緊接着,抽搐越來越頻繁,她的手在空中亂抓,老婆意識到是小秋田的時間到了,立即開車送她到診所,醫生只說了一句:「打針吧。」
生命的消逝竟是那樣匆匆,我們還來不及和她好好告別。或許就是因為掘的那個坑,讓小秋田知道可以繼續守護着我們,她便安心走了,這個有靈性的小生命,為自己選擇了這一天。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