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蹊蹺的晚上

我依稀記得在小時候曾經睡過一個晚上板間房,由於這事有點蹊蹺,所以整個過程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時候我大概是小學一年級,有一個下午,曾經在我家幫過傭的一位年輕阿姨來找我媽,我不知道她們在聊什麼,但臨走的時候,那位年輕阿姨對我說:「到我家來住一個晚上吧?」我看我媽也在一旁點頭同意,便答應了,大概是感覺到大人們都希望我去,我便順她們的意吧。那個地方好像是在鑽石山,記得走過的街街巷巷又亂又髒,到了阿姨家,也是黑黑窄窄的,她的板間房裏只能容納一張大床。半夜我被驚醒,是他的丈夫回來了,他睡在床的外側,我睡在最裏側,阿姨睡在中間,我還記得他臉上掛着歉意的笑。第二天阿姨又把我送回家。幾十年來,我都不曾懷疑這單純的舉動後面有什麼別的含義。鏡頭一轉,到了最近,我們去一戶新婚夫妻家,同行的還有兩位帶着一個兩歲男孩的父母。這個鮮蹦活跳的小男孩一到新婚夫妻家就成了主角,不只因為他可愛,新婚夫妻還把他抱到新床上讓他亂蹦亂跳,末了還讓小男孩站在新床上,端起一個廢紙桶,讓他瞄準了,痛快地撒了一泡尿。原來,民間習俗,如果新婚後想早生貴子,就讓一個小男孩在床上惡搞一把,美其名曰「壓床」,或者乾脆就讓他「壓」着睡一個晚上。就這樣,一個幾十年前的謎終於被翻出了謎底,我那天晚上原來是帶着任務去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