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商業電影

是法定古跡。在 1914年動工的時候,這塊土地的購入費只需要三千六百元港幣,建築費才三萬元。梅夫人是香港第 15任港督的夫人。我們的劇組向這個歷史文物租用場地,借到了,負責接待的女士非常有禮貌,看得出不是出於職業的,而是出於教養。梅夫人大樓的成立,是為了服務社會,到現在,雖然已經是一個高級的社交會所,但仍沒有叛離這個精神。維多利亞英式大樓的古雅,加上接待女士的嫻淑,令人不由得緬懷那個已經逝去的時代。如果英國留給了香港九十九個不是,剩下的一個好,卻是用全部香港的儲備金也買不回來的,這個遺跡叫做「優雅」。梅夫人沒有歧視我們拍商業電影,香港禮賓府也沒有,在影視處的幫助下,香港禮賓府對我們的拍攝申請做了妥善的安排。歧視香港商業電影的機構,一定不會歧視老番的商業電影,社會上有一種人,本質上是智商比較低的假知識份子,假道學。一個沒有商業電影的社會是怎樣?在美國,商業電影院中沒有中港台的商業電影,在中港台的影院裏卻充斥着老番的商業電影。結果呢,在大陸,連鄉下婆都知道美國已經沒有吃人的紅番,但很多美國人,其中甚至有不少知識份子,到現在都還以為中國的女人包腳。美國人在中國人的印象中是立體的豐富的,中國人在美國人的印象中卻是籠統的簡單的平面的。
在跨民族的交流中,商業電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工具。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