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齡童軍碰到槍口

新電影是部懷舊片,為了尋找外景地,我們的製片組花了整整兩個月滿香港跑,有時候難得找到了適合的,但場地的主人又未必配合,即使劇組申明是有條件的協助,但對方也不願意幫忙。好不容易在新界找到一棟老紅磚房,劇組磨破了嘴皮,又中英文雙語一再寫信,哀求讓我們拍攝兩天,並保證拍攝中沒有打鬥、追逐或者任何意識不良的鏡頭,但對方依然拒絕,而且沒有給出任何原因。其實這些老建築本來就是屬於社會大眾的,這些機構也都是大眾機構,為什麼要獨佔社會資源,而且態度還極其傲慢無禮?我們教孩子融入人群,服務社會,甚至要有童軍精神,但在宣揚這個精神的機構裏卻偏偏上演着「傲慢與偏見」。當社會遇到災難,需要聲音與行動的時候,香港電影界總是站在前線,出錢又出力,反過來,這個夜郎自大的機構做過什麼?社會上沒有誰離不開誰,但互相之間假如沒有接軌的餘地,這個社會是不是也太冷漠了?
電影籌備以來很辛苦,肝火旺,少不了便火大,是這個沒有朝氣的超齡童軍自己碰到我的槍口上,該他走狗屎運。這個機構說:「不支持拍商業電影。」問題是,他看過幾部非商業電影?看得懂嗎?商業電影裏宣揚的人道主義看出來沒有?非商業電影中抨擊傳統的社會道德,他敢認同嗎?你知道這種人,最樂意吹噓的就是曾經去過馬會的 VIP包廂下過幾筆賭注,然後就覺得自己比坐在大艙的賭徒們身份更高了。白受了教育!

相關文章

  1. 你這狗屎,借不了地方出書臭罵,劇組爛到不行就該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