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開嘴合不上

事緣電影中需要一位混血男寶寶,臨時演員公司推薦了幾個,我都不滿意。對這個混血兒的要求是:黃頭髮,眼珠是說不清的顏色,臉長得又要像中國人又要像外國人。這麼苛刻的要求,如果真能找到,那才叫奇跡,但我還是心存一絲僥倖。有一天他們抱來一個寶寶,樣子有些接近了,我心想堅持還是好的,但很快發現寶寶的五官輪廓特別纖細,個頭也較小,我揭開尿布看了一眼,竟然是個女孩,他們想欺騙導演!我口頭上連說不行,但開拍在即,心裏已經準備投降了。那個傍晚我坐地鐵回家,人擠得半死,一個乘客從我前面的座位上站起來下車,我連忙坐下,這時候有一家四口人擠上了車,一看就是兩老、他們的女兒和抱掛在女兒胸前的小嬰兒,我又連忙起身替年輕的母親讓座,她臉上熱得漲紅,我看了一眼她懷中的那個嬰兒:頭髮是黃的,瞳孔裏正是那種說不清的顏色,臉長得又像中國人又像外國人,而且不需要揭尿布就知道是個男寶─這分明是有人看見了我腦袋中那個混血寶寶的樣子,然後施展丹青妙手描畫了下來,再吹口氣,讓他出現在我的鼻子前!
兩個星期後,這一家四口已經出現在我們的劇組裏,小寶寶脾氣非常好,又不怕生,他的外公說,誰抱他都可以。我和這位幸福的外公握手,兩手相交,兩人同時都覺得這緣分不可思議。回家後我告訴老婆這個故事,老婆嘖嘖稱奇,誰知道沒過幾天,又來了一件讓她張開嘴合不上的事。(明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