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靠自強

有時候出外景,會為了「搶光」而出現一個緊張興奮的場面。通常是太陽過了三四點之後西斜的速度就加快了,四點以後的陽光越來越漂亮,本來在頭頂的光變成了測光,臉上五官的輪廓都被勾勒了出來,衣服上的褶皺也變得立體,到了五點,陽光更加柔和,頭髮和皮膚被夕陽鍍上一層金黃的光暈。「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為了盡可能地收納大自然的贈予,我們便要「搶光」,這時候,全劇組的人走路都是用跑的,說話都是用喊的,人人無比亢奮,演員也激動起來,旁觀的路人也會被感染,昨天在上環的街道我們就上演了這樣的一幕,城城被現場的氣氛逗樂了,在一旁故意扯着嗓子「嘿嘿呵呵」地起哄。我們這一路來上天都十分眷顧,基本上需要陰天的日子不會出太陽,等到需要太陽的鏡頭,明明整個上午連中午都是陰天,可是待攝影機的三腳架剛一擺好,太陽就徐徐地出現在我們的鏡頭前面。記得那一個鏡頭是強調柏油地被曬得滾燙,地氣被烤成水氣騰騰上冒,本來只打算無論如何按計畫先拍了再說,可沒有想到上天那麼幫忙。
電影是一群人,各自帶來了自己的獨有性格,要把一個空中樓閣變成實在的雕樑畫棟,這其中的過程,好比一個包在脆弱蠶繭中的生命,它的存在條件其實極其脆弱。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時候也有可能反過來,天幫我們把有利於成事的人與自然條件都安排好了,但還得人自己爭氣。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