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戲貪多拍

這天,我們又去鯉魚門碼頭出外景。這場戲半個月前已經拍過,但那天實在拍得太趕,眼看太陽快下山,燈光師頻頻量光,幾乎每五分鐘向攝影師通報一次測光表上的讀數。快下山的太陽會越跑越快,用繩子都拉不住,當只剩下一個鹹蛋黃時,下降的過程連肉眼都可以分辨。只需給這個畫面配上悠揚的音樂,立即就是一段聲畫俱美的最佳短片。但在趕戲的現場,這卻是最為緊迫的時刻,是真正與時間賽跑。燈光師報數的時間相隔得越來越短,從五分鐘到兩分鐘,到每隔三十秒。最後,攝影師會非常嚴肅地對導演說:「再拍下去就變夜景了。趕戲貪多拍,就好像麻將桌上的牌友,越輸越想追,越追越輸。」「貪多拍」就是這個理。通常這樣拍出來的鏡頭到後來都要重拍,重拍還得劇組的預算允許才能實現,否則趕拍的戲就會變成永遠的遺憾。
昨天下班已經半夜,今早開工不到七點。到現場,同事們已是忙忙碌碌,他們休息的時間更少。大家腫着眼互喊「早晨」;場務按規矩給每人派一撮香;攝影師總是第一個從人堆裏探頭出來問導演:「鏡頭放在什麼地方?」;副導演報告演員是否已經到場,是否開始化妝;美工詢問佈景的陳設是否到位;服裝師把換好戲服的演員拉出來讓導演過目;製片警告:今天這個餐廳只能拍到十一點半,再往下人家就要營業了……這個中間,茶水阿姐來問導演吃過早飯沒有。忙而不亂的一天,又紛紛攘攘地開始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