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門之夜

我們在鯉魚門出外景,有個老酒鬼在我身後一杯接一杯地喝,把我饞得口水流了一地,無奈,開工不喝酒,只好和他敘酒,這場對白是這樣開始的,我嗅到一陣酒味,「什麼味道?」我隨口問副導演。「五加皮。」有個聲音說,我回頭看見一個老人指着他旁邊另一個老頭:「這是個酒鬼,一天不喝酒就會死。」被人叫「酒鬼」的老頭雙眼渾濁,明顯是喝壞了肝。兩個老頭都圍在我身後,欣賞郭天王和楊天后的真人秀。我咂咂嘴問酒鬼老頭:「你喝的是什麼酒?」酒鬼答道:「從前喝米酒,每天喝兩瓶。」我驚呼:「哇!好酒量!」酒鬼訕訕地說:「後來喝出了病,腿都不能動了,現在改喝藥酒。」「每天喝多少?」「一瓶,大的!」我屈指替他算了一下,只是喝酒,一個月的花費已經一千好幾百。「那可不是嘛!你們要付我費用,你們用了我的電。」酒鬼說。「那當然。」我應着。他又問:「誰是導演?」一般人只知道拍戲有「導演」,所以,出了事一定找「導演」,每逢這個關鍵時刻,「導演」一定隱身不見。我指了一下製片組那個負責聯繫場地的小姑娘:「她就是導演,有事找她,要錢也找她!」記得很多年前,有個劇組得罪了勢力人士,勢力人士找「導演」,製片組的「導演」也是個女孩,她為劇組出頭頂罪,被硬灌下一瓶 XO,灌完立即送醫院。
酒鬼老頭一直在我身邊喝酒說話,後來醉倒了,索性睡在我旁邊,陪我過了一個浪漫的鯉魚門之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