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數

威武神勇的警犬露芙原來已經去世十五年了,她的主人阿煇也已經從警隊退休兩三年,退休前,阿煇調到臨海邊的一所警署,他知道這是任上的最後一站了,於是把露芙的骨灰鄭重地從家攜帶到警署中,抽個空撒進大海,讓露芙陪他上最後一班。
十八是阿煇開始當差時的年紀,三十是他在警隊的年數,十五是他女兒的年紀,二十三是我認識他的年數,二是他退休的年數,再來一個十五是露芙去世的年數,四月五日是刊登上一篇講露芙的文章的日子,但原來一星期後的四月十二日是露芙去世的日子,阿煇事後告訴我才知道此中的巧合,而我也已經三年沒有與他見過面,因為露芙,我們重新在九龍城喝啤酒了。
全都是數字,連地名也帶個九字,阿煇在退休後也全職投入數字遊戲,每日起床便卜卦、卜期貨、卜窩輪,他的客從各地打電話來,按照他卦中的示進出貨,每天牽涉的金錢是天文數字。
我認識阿煇的時候他已經開始用易卦占馬,當時,我們都笑他是爛賭煇,十多廿年後他已經進而把占卦應用到金融市場,不敢說他是恆古第一人,但他很成功。
十五年後重寫露芙的故事,是因為熱愛寵物的莎莉而引起,在四月十二日刊登這文章,事前沒有絲毫計劃,一切都好像無意但又有意。身邊故事瑣瑣碎碎,換個角度都成了易卦世界的元素。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