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城、鮑姐談演技

《百年浮城》中鮑起靜飾演的角色叫「阿奶」,是水上人「媽媽」的意思。阿奶的性格倔強,鮑起靜說她的性格中沒有倔強的細胞,讓我在拍戲的時候提醒她一下,鮑姐謙虛了。不過鮑姐的謙虛也指向了演技中的一個有趣環節:為什麼有的演員演來演去都是演自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沒有像鮑姐那樣善於觀察自己。鮑姐能察覺到自己的性格中有什麼、沒有什麼,由於她本人特別溫順,當遇到一個像「阿奶」這樣的角色時,她會立即警惕自己:不要演自己。後來她把阿奶演繹得很出色,阿奶表現在外的倔強都是為了掩蓋內心的掙扎與痛苦。
郭富城也與我討論過類似的問題,他說:「演員的挑戰是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演了出來,結果每一部電影都一樣。」我想起了湯姆告魯斯與他的前妻妮歌潔曼,夫妻之間會把對方的小動作不知不覺學了去,在強調說話語氣時,他們倆都會不由自主地抬起一隻手,連續在空氣中壓幾下,接連好幾部電影中也都如此,只是不知道是誰學誰。他們分開後,這個小動作也在銀幕上陸陸續續分別消失了。妮歌潔曼好像是從《此時此刻》開始脫胎換骨的,她飾演一個作家,過去那些瑣碎的小動作都沒有了。
年輕演員初上銀幕,想的不是演技,而是自己「帥哥靚女」的形象。髮型師按照年代要求,明明把額頭前的劉海按了下去,他們又會偷偷把頭髮撩起來。導演在緊張的拍攝現場無法留意到每一個細節,這些不完美也就留在了電影中。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