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木頭

有位朋友來探班,他是攝影師,剛從大陸出外景回來,大陸的工作習慣與香港不一樣,開工之後就每天拍,一直到拍完,中間沒有休息。香港的方式是拍拍停停,等等演員、找找外景、甚至停工等劇本。荷里活最有制度,每星期拍五天或者六天,像上班一樣,到休息那天,連電話都關掉。我的攝影師朋友在大陸連續拍了三十六組,是動作片,有時候一天拍十六、十七個小時,那部戲的導演一殺青就進了醫院,他身上所有的舊患隱疾全部爆發。拍戲其實是一個直接瞭解自己身體狀況的方法,所以我知道自己確實沒有心臟病,否則早就在天堂裏走幾回了(敲木頭!)。在攝製組中,主創人員的健康是生產順利的保證,老番深明此理,在與導演及主要演員簽約前,一定要求對方出示健康檢查報告。一位朋友接拍了一部荷里活片,陣前被驗出高血壓,只好由導演轉職為監製。我也曾經被環球指派去做開工前的體檢,那個鬼仔醫生走完正常程式後,竟然叫我脫光褲子站在他前面,他自己坐着,看得忘了叫我穿回褲子,還要我提醒,現在想起來,我可能是被鬼仔非禮了,真唔抵!
胡大導一生夢想拍華工血淚史,終於籌到了資金後,自己決定先做心臟手術,結果在手術中猝然去世,叫人扼腕痛惜。幾年前心臟搭橋的手術沒有現在方便,我二哥從被驗出心臟有事到送入醫院完成手術,前後只需要三個小時。所以儘管放心吃喝便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