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城是一具名琴

郭富城在《百年浮城》中從年輕演到老,製作的過程是跳拍的,不同年紀的戲會在同一天拍攝,這對演員和導演都是一個挑戰。演員不可以在角色已經六、七十歲的時候,身體語言及眼神還與二十多歲一樣,在這方面,導演與演員都要保持清醒,時時相互提醒。郭富城說,肢體語言的變化是最困難的。但這中間還有一個灰色地帶:演員到底能發揮到什麼程度?比如,即使導演與演員都很清醒,沒有忘記這一個鏡頭前角色的年紀,但是演員是否能演得出其中的變化?我與城城第一次合作,未曾知道他的底蘊,有時候我覺得他已經演得很好,但是他看了現場回放後,會搖頭說:「我演得太年輕了,這個人現在已經是個事業有成的中年人。」他又回到鏡頭前重拍,果然好像變戲法一樣,一個似曾相識但又陌生的中年人在他身體裏徐徐地冒了出來。看他演戲真是過癮,他自己也演得很過癮。有時候哭得太多,他可以把之前的滿臉淚水減到只從眼角滾下一滴。有時候角色的年紀把握到位了,火候也到位了,他看了回放,會說:「這個演法我以前在別的電影中試過,我想試一個另外的方法。之前的演法屬於表演,現在要演一個出自內心的真實的人。」
他已經把自己練就成一具名琴,這具琴上下音階中間所隔的幅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司琴的人也是他自己,音階高低隨心所欲自由彈奏。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