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攝製組一輪回

《百年浮城》的殺青宴上,筵開七、八席,近百人的隊伍,其中過去曾經合作過的只有幾個人。三十五個緊張的工作天過去後,我叫得出名字的也只有幾個人。這群人是為了拍這部電影而組合到一起的,之前互相之間大概也沒有合作過,但從第一天開始,各部門之間的配合已經極其有默契,每個人都準確瞭解自己的職務,而且效率極高,走路都是一溜小跑。做導演的,每天上車先在腦子裏過一過當天要拍的戲,一下車,場記馬上遞來當日的拍攝劇本,副導演和攝影師隨即詢問第一個鏡頭,從那一刻開始,導演已經進入工作狀態,眼睛、耳朵、腦殼裏再也進不去其他資訊,十多個小時候後,大家精疲力盡地下班,第二天又周而復始,時間是永遠不夠用的,誰還有本事插空閒聊,待三十多天過去,各人的樣子才開始認得,名字還沒有記住,劇組就已經又要解散了。
一般來說,這其中特別出色的,當組長的會默默記住,等下一個劇組成立,會請他們再回來,攝製組就是這樣運作的。這令我想起佛家說的「業」,什麼叫業?攝製組的一分一合好比一個輪回,組員被邀請進這個組,是因為他們從前的表現給人留下了好印象,這就是他個人造的善業,如果他沒空,去了別的劇組上班,那麼他本來會被重用的機會就要等到下次再有緣相聚的時候了。所以說,即使有報應,不論善惡,也可能不在同一世中全部經受,還得遇到適當的時機,遇到那個關鍵的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