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城入了戲以後

城城入了戲就是另外一個人,行住坐臥活在另外一個人的世界裏。我問他怎樣進入角色?比如演「殺人犯」,他總不能先殺一個人只為了體會角色。城城回答:「我在紙上寫了『殺人犯』三個字,反手一拍貼在背上。背上這三個字,走路的神態、肢體語言全都變了。我催眠自己:我殺了人,我殺人了,屍體埋在哪兒了……戲拍到一半就開始做噩夢,夢見自己真的殺了人,到處去找屍體。「我想起一部老電影《欲望號街車》,是馬龍白蘭度和費雯麗飾演的,費雯麗由於太投入角色,後來得了憂鬱症。我擔心城城會不會也出事,他說:「拍攝結束後我就去賽車,賽車時精神必須高度集中,什麼雜念都不能有。賽完車,腦袋裏好像被洗了一遍,這一頁就掀過去了。」這真是一個好方法,我游泳以後,也會有這種「腦洗過」的感覺。城城說:「半年後那部戲上畫,在記者招待會那晚,這個殺人犯又回來了,又開始做噩夢:屍體呢?屍體呢?到處找屍體。」
拍《 C+偵探》的時候,要在泰國跳進一個真的垃圾池,池裏的水髒得發黑,表面一層油光,黑水中從糞便到死狗、死貓、死老鼠等,什麼都有。攝影組為他準備了潛水衣,從脖子以下包到腳,拍好以後,他發現手上的道具錶不見了,他擔心不連戲,主動要求再來一遍,但當時他已經脫掉潛水衣,為了給劇組省時間,他竟直接跳進垃圾水池裏……結果是可以預料的:第二天全身皮膚都紅腫發癢。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