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白狗

白狗成了南山霸主,老婆和我商量,是不是應該再打 1823把捉狗隊請來?我說我沒有信心他們可以抓到白狗,老婆說,把我們家大黑狗放出去做餌吧,我看了一眼大黑狗,這傢伙一天到晚黏在我們的腳跟上,早上老婆遲起,我在屋裏練功,他就把腳枕在我的腳背上,我才不願意把他放出去做「無間道」。
上個週末,一對年輕的外國夫婦搬進了我們隔壁的屋子,這家人有四條狗,四隻貓,妻子剛剛懷孕,而且,已經試過在上山放狗的時候被白狗呼哧呼哧地攆了回來。事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到了前天,那個消失很久的白狗主人突然出現,他竟然回到舊居,對着緊閉的大門在發呆,可能是想回去拿東西吧。我聽鄰居說過,他當時是賴了租錢,屁股一拍就跑了。我和他並不認識,我只認得他那輛紅車,我跳下車上前與他對質,他怎麼都不承認自己是白狗的主人,也不承認自己是那個逃掉的房客。我盯着他的眼,告訴他白狗怎樣一個晚上接一個晚上的等主人,我指指南山說,白狗就在斜坡上的樹叢裏,說完我重新上車走了。第二天、第三天,我們上山的時候,白狗都沒有衝出來,我想,大概是白狗的忠心把那個不怎麼好的人的良心喚醒了,把他重新領了回去。白狗是這一帶最有運氣的狗。(作者按,這是個一廂情願的結尾,事實上,這篇文章寫完不到兩分鐘,遇到那個外國鄰居,他說他們打了政府熱線,成功地把白狗抓走了。)(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