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土上的城堡

阿西是位場記,一年半以前,他才從浸會電影系畢業,到現在已經接了六、七部電影,真旺!場記的工作是要記下每天所拍的內容、檢查有沒有漏掉的鏡頭、演員的頭髮服飾是否連戲……最具挑戰的是要留意演員的動作是否連戲,拍戲的時候鏡頭是跳拍的,一組從大門走進卧室的動作,可能先拍了走廊,再拍卧室,最後才拍人從大門進來。演員如果是戴眼鏡的,不能一個鏡頭戴着,下一個鏡頭卻忘了。場記的工作很瑣碎,貌似輕鬆,但卻一點也不能出錯,因為這個職位本身就是監察性的。
阿西最近很高興,因為自從最低工資法推行之後,組員的加班費從每小時十五元加到每小時三十元。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的加班費只有十五元,那真是太低了。根據阿西所說,我們《百年浮城》劇組是全香港第一個履行最低工資法的劇組。阿西又聽聞,現在一些行業,比如看更,一天要打好幾次工卡,除了上班下班,還有飯前飯後,甚至還有「尿卡」,一天上幾次廁所都要打卡,無良雇主絕不臉紅。阿西感歎,最低工資法在國外早就施行,從未曾聽聞有雇主好似香港老闆這般醜陋。我完全贊同。
最低工資法施行後,浮現出一些問題,媒體把矛頭指向政府,認為政府考慮得不周到,但輿論並沒有用同樣的聲浪譴責無良老闆。我們的社會吶喊民主,如果不強調道德力量,民主只是浮土上的城堡。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