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氣爽的文字

每天都過得很累,很緊張,星期天,只想躲起來。我把手邊董橋寫的《絕色》隨手一翻,在目光停下的一瞬間,書上的一行文字便吸引了我:「……我那陣子也用功讀了不少老書,珍.奧斯汀的小說我讀得很用心,她的文字清純極了,心思瑣碎而筆勢凝練……」簡單的一句話,便把珍.奧斯汀的文風概括了。珍.奧斯汀的瑣碎,不是每人都懂得欣賞,她的父親把她的第一本書《傲慢與偏見》送去出版商,還說明作者願意自費出版,但出版商嫌珍.奧斯汀的文字貧嘴饒舌,看不上眼。後來把書送去另外一家出版社,珍.奧斯汀想要 150英鎊,出版社只給了 110,書出了以後,珍.奧斯汀一炮而紅,但芸芸讀者卻被她書中的情節吸引,反而輕慢了她文字中不經意的瑣碎。
繼續翻閱《絕色》,董橋閱讀了伍爾芙,用「清貴」兩個字去形容,他描寫閱讀伍爾芙文字的時候:「她的作品氣韻很荒寒,彷彿茫茫雪地上的幾株枯樹,遠看絕望,近看倔強,再看孤傲;養一養神翻開下一頁,冷風中她懷抱的永遠是篝火餘燼的一念之慾……」。妙在「養一養神翻開下一頁」,我們看書都習慣了囫圇吞棗,只想馬上瞭解故事的情節,社會浮躁,自己的心也浮躁,有幾個人懂得「養一養神翻開下一頁」?所以董橋的文字總是那麼的清明氣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