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地貌與水患

拍《百年浮城》的時候,有一位漁民告訴我:潮退的時候不下雨,下雨只會在潮漲的時候。海裏、空氣裏、天上的水都是 H O,水氣連成一片,所以會互動。這讓我想起,自從長江水壩工程以來,自然災害變本加厲。「水利專家」扯破喉嚨抵賴水壩與天災的關係,但卻拿不出科學證據。地貌的改變沒有可能不影響天氣,對香港西貢熟悉的人都知道,從彩虹邨到西貢的一段路中有一座山,西貢下雨,轉彎過了這座山就沒有雨,山兩邊是兩個天氣預報。
我上網搜了一下,發現潮汐與水患的文章只有一篇,無獨有偶,也是個漁民寫的:「雖說現在的氣候有好多變化,但是潮汐等自然現象未變。『初三流十八水』,農曆初三和十八,每月的潮水漲到最高和退至最低。我國每天有兩次潮水高潮,也有兩次潮退至最低點。最近這次的水患完全與自然現象符合, 6月 4日是五月初三,早上 9時多下暴雨至 11時多,正好是漲潮時間,當日未造成水患,但筆者觀察到大水溝的水漲起,雨停後並未馬上退去,『易漲易退溪中水』,何以雨停後水不退,相信跟我國幾年來在河口造水壩或蓄水池有關。 6月 5日也是漲潮時間下雨,雨勢大但不超過五個小時,這次卻造成水患,成因應是下游已水滿,上游的水流不出去,導致淹水。如果 6月 4日在低潮時利用水壩瀉洪,把水位降下大約 2米,自然不會發生水患。」這是 2011年 6月 23日署名「周惟孝」的文章。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