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 愛

在拍《百年浮城》的時候,郭富城一再的向我說《最愛》,他說,在《最愛》中,他的造型很特別,他又回憶和章子怡對戲的時候,子怡和他都完全融化到角色中。他演的角色趙得意,對所有習慣了城市生活的演員都是一個挑戰,對一個來自於香港的演員,更好像是絕地挑戰。城城給人的形象總是英俊完美的,在《最愛》中卻要扮演一個身患絕症的中國陝西農民,這是非常巨大的氣質轉變。我老婆是最佳觀眾,她看了電影以後總是有很多看法,這次她說:「我以為無論如何都會在趙得意的身上看到阿王的影子,可是當那個頂着一頭雜草似的亂髮,抱着手蹲在人群中,目光簡單得有些發呆的『得意』出現時,我似乎看到一個掉進塵土的精靈。」掉進塵土的精靈,這個形容真好。
城城在影片中叫人耳目一新,章子怡演的「琴琴」,表現也很到位,只是她的倔強和嫵媚在過往的影片中都已經讓人很熟悉了,這次演繹的方法並沒有很大的轉變。有一場戲,「得意」和「琴琴」結婚後,兩個人滿街派喜糖,然後跑累了,笑累了,靠在牆頭,「琴琴」口中含着喜糖,嘴裏一遍又一遍重複着結婚證書上兩個人的名字,悲喜交加的情感在兩個人的臉上翻江倒海,「只有在塵世中真的曾經痛徹心扉地哭過的人,才能演繹得如此刻骨銘心」。這是最佳觀眾的評語。女人的視點是有點兒不一樣。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