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問題與黑死病

西藏問題在世界範圍內紛紛擾擾,參與者堅稱出發點是善意的,既然是善意的,為什麼帶給世界的信息是暴力的?仇恨的?
歐洲黑死病流行的時候,有人認為空氣污染是致病原因,迷信花香是解藥,於是人人口袋中裝滿花瓣,尚能走動的患者被動員去公園,大家手牽手圍花圃深呼吸,不能走動者,醫生親自選用明亮色彩的英國小葉花 Posy塞滿患者的口袋,還撒滿患者的全身。死亡逼近的時候,又迷信灰可以清除肺中的污染,於是醫生用匙盛灰置患者鼻下,讓患者努力打噴嚏。這些出於善意的迷信與愚昧,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才最後找到致病原因──病鼠身上的跳蚤。
西藏是純潔的,西藏宗是純潔的,就如青藏高原的雪和喜馬拉雅山的雪,白雪皚皚,千里冰封,純潔、神聖、悲壯,引人入勝,但又不可涉足,由文化及地理而產生的距離,由距離而產生的幻覺,成為了西方人眼中的西藏,對西藏的態度與政策也在這幻覺上形成,起碼,各方政治勢力知道這種幻覺已經在西方人民中鞏固而且生根,所以把它變成一個籌碼,在與日益強大的中國交涉時多一張底牌。
金字塔的下面是迷信,金字塔上面的幾個人頭腦清醒,他們懂得利用迷信,準備各取所需。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